首 页 关于库灵 新闻资讯 荣誉资质 产品展示 销售网络 企业邮局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 
用户名:
密 码:
 
 
冷 凝 器
蒸 发 器
铁线产品
其他制冷产品
产品包装
1 专家:09房价有望平均
2 国内钢价涨势延续
3 中石化上海取消93号汽
4 来年铁矿石价将降20%
新闻中心
 
来年铁矿石价将降20%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责任编辑:chengjuan1206 发布时间:2008/11/12 阅读:1413

 2009年度国际石价格谈判即将展开。在全球总需求疲软背景之下,本轮谈判对矿产和钢铁两大产业未来一年影响巨大,双方交锋异常激烈。然而,无论是国内大小钢铁企业,还是澳大利亚和巴西的研究机构,均预测降价已是大势所趋,谈判焦点在于降价幅度多少。

    机制破裂

    拥有28年历史的铁矿石谈判体系在2008年被破坏殆尽。自从1981年起经过多年谈判形成的相对稳定的定价惯例,主要包括同品种同涨幅、谈判方接受跟随首轮谈判定价、铁矿石价格不包括海运费(即离岸价)、一年一定价、合同价不受现货市场价格影响
 
2008年的谈判几乎颠覆了以上所有惯例。日韩与淡水河谷首先确定两种两种价格;两拓并未跟随淡水河谷的首发价格,坚持要求向亚洲钢厂征收超额运费。谈判结束后,铁矿石谈判机制的破裂已经成为各方默认的共识。

    9月初,淡水河谷通知其亚洲客户,要求将铁矿石价格涨至欧洲市场水平,否则停止供货。此举实际上撕毁了今年的谈判结果,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,遭到钢铁企业集体抵制。率先开始过冬的钢企甚至表示,原本进口一吨亏一吨,淡水河谷撕毁合同正好给了一个不执行合同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此外,两拓也表现出抛弃传统定价模式的迹象。必和必拓9月份与澳大利亚钢企博思格公司签订了一份新的10年期的供货合同,在定价上不仅以季度定价,还将参照亚洲合同矿和现货价格。与此同时,力拓也在力推混合或现货合同。

    原本一直走现货价格的印度矿最近表露出与中方签长协的意愿,结果遭到中方拒绝。与年初不同,谈判机制的破裂不再是今天中国钢铁工业协会(下称“中钢协”)的困扰。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最近表示,目前已经进入买方市场,中钢协考虑改变谈判机制。
 矿价退烧

    明年铁矿石供需状况尚不明朗,现在钢企手握的最关键筹码是暴跌的铁矿石价格。7年以来,铁矿石现货价格首次低于长期合同价格。印度铁矿石到岸价格自6月份开始大幅回落;62%的澳大利亚铁矿粉长期合同离岸价格为89美元/吨;目前印度矿离岸价为63美元/吨,比巅峰时的152美元/吨,暴跌59%。
国土资源部近日公布了一份形势分析与战略对策报告指出,从2008年第三季度开始,矿业进入了新一轮的衰退期。

    Fortescue Metals Group(下称FMG)的命运也许可作为矿业反转的最佳例子。FMG是澳大利亚第三大矿业公司,在今年石谈判临近尾声时突然跃入人们视野。FMG对中国市场表现积极,95%的产量计划输往中国,5月开始给宝钢供货之后,希望今年向中国出口总额为2000万-3000万吨。

    直到今年初,这家公司还未曾向客户运送过一吨,但资本市场的追捧已经将公司创始人安德鲁·福利斯特送上了澳大利亚首富的宝座,身价超过80亿澳元(约合77亿美元)。今年7月,FMG向宝钢运出了第一批铁矿石,FMG市值暴涨至360亿澳元,福利斯特的财富也涨至130亿澳元。然而仅仅4个月后,福利斯特的财富缩水到30亿澳元(约合20亿美元),FMG市值仅80亿澳元。

    FMG向中国出口的铁矿石合同价在120美元/吨以上,在现货价不足80美元/吨的情况下,买方断然拒绝继续购货。不久前,记者曾获悉FMG为稳定河北钢厂继续购货不惜妥协弥补海运费差价。

    在重重压力下,FMG也不得不一改往日的乐观态度,10月28日宣布停止扩张。FMG的矿区位于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,地质复杂、品质偏低,开采成本较高。在铁矿石暴利时期,即使成本高于其他矿企,FMG仍然赚得盆满钵溢,但如今,FMG能否维持盈利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矿业工会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据澳大利亚本土咨询公司Caiani & Company估算,澳洲盈利最佳的矿企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下仍然有利可图,铁矿石运到港口的成本在10美元/吨以下,海运费为25美元/吨;而FMG将铁矿石运到港口的成本在20-60美元/吨之间,加上海运费之后,FMG很可能已经处于蚀本边缘。

    如果FMG的成本高于现货价格,那意味着还有更多的澳洲矿企陷入困境。花期集团的最新报告指出,目前有10%的铁矿石生产商的生产成本超过现货市场价格。印度矿企也面临危险,因为其开采成本高于澳洲;而中国许多分散的、品质低的小矿企早已经悄无声息地关闭停产了。
 到目前为止,澳洲还没出现大型矿企倒闭,主要原因是大多数矿企都是以股权融资,债务压力较小。Caiani & Company的研究报告指出,在过去4年里,澳大利亚有380家矿企公开发行股票,但在目前信贷紧缩的情况下,未来这些企业几乎都拿不出钱来投产。如果当前低迷的矿价持续一年以上,或是继续下跌,那些原本资链安全的企业也将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降价20%?

    在前不久举行的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上,许多来自巴西和澳大利亚的新兴矿企频频向中国钢企示好,寻求包括合资在内的各种形式的合作。近期印度更是大幅下调石出口关税,此举被市场人士解读为改变在中国出口量下降的被动局面,争取市场以缓解印度矿企压力。

    供应量占全球市场70%的矿业三巨头还未出现松动迹象。然而,在中企联合抵制下,淡水河谷提价战以失败告终。自要求涨价以来,中国钢厂几乎已经停止从巴西进口,这也是近来海运费暴跌的重要原因之一。10月31日,淡水河谷宣布,年度铁矿石生产计划将减少3000万吨。计划关闭其在南部和东南部的铁矿,其中巴西Minas Gerais地区的铁矿由于运营成本最高、铁矿石质量相对较低,将自2008年11月1日起关闭。此外,必拓也承认将面临需求下降的困难,将重新审视扩张计划。

    伴随着降价呼声高涨, 中国钢企的谈判筹码也在增加。因为需求下降及贸易量的快速萎缩,连宝钢也加入到减产大军。目前钢铁行业面临的是大量的铁矿石和库存要消化,由于铁矿石价格下跌慢于钢价下跌,继续生产即是亏损。不进口、不生产成为许多钢企过冬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现货价格与长协价差这么多,如果不降价,我们可以选择买现货。铁矿石的供需格局已经提前反转,原本预计2010年彻底反转——届时将会出现30%的供给过剩。”国内一家民营钢企的管理人士告诉记者。
另一家钢企负责人则向记者透露,他们并不倾向于大幅降价,如果与现货价格严重脱离,将会出现类似今年年初抢运囤积铁矿石的非理性行为,市场价格波动太大不是钢厂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没有钢企透露降价幅度的具体预测,部分贸易商预计降幅在10%-20%。麦格理、瑞银和高盛先后对降价幅度做出预测,高盛估计很可能降价15%,瑞银则大胆预测降价幅度为40%。记者采访了部分资深行业分析师,给出的预测结果在15%-30%之间。

    (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